遥控站战役,只是一粒尘埃

我站在尘世间的阳光下我在阳光里只是一粒小小的尘埃

冈瓦纳帝国发射解除信号的遥控站位于巨石城远郊的一片荒漠之中。这是一幢顶端有复杂天线的不大的建筑,看上去像个气象站似的毫不起眼。遥控站的守卫很松懈,只有一个排的恐龙在把守,而这些守卫者主要是为了防止偶尔路过的本国恐龙无意中的闯入,并不担心敌国的间谍和破坏分子。因为,比起冈瓦纳来,罗拉西亚更愿意保证这个地方的安全。
除去守卫者外,负责遥控站日常工作的只有五头恐龙,包括一名工程师、三名操作员和一名维修技师。它们同守卫者一样,对这个站的用途全然不知。
遥控站的控制室里有一个大屏幕,上面显示着一个倒计时,从六十六小时开始递减。但这个倒计时从未减到四十四小时以下,每到这个时间,另一个空着的屏幕上就出现了帝国皇帝达达斯的影像,皇帝每次只说一句简短的话:“我命令,发信号。”
这时,值班操作员就会立正回答:“是!陛下!”然后移动操作台上的鼠标,点击一下电脑屏幕上的“发射”图标,大屏幕上就会显示出如下信息:解除信号已发出——收到本次解除成功的回复信号——倒计时重置然后,屏幕上重新显示出“66:00”的数字,并开始递减。
在另一个屏幕上,皇帝很专注地看着这一切的进行,直到重置的倒计时开始,它才像松了一口气似的离开了。从皇帝关注信号发出的眼神可以看出,这个信号极其重要,但这些普通恐龙操作员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这个信号每天都推迟了一次地球的死刑。
这一天,两年如一日的平静生活中断了,信号发射机出了故障。遥控站配备的是高可靠性设备,且有冗余备份,像这样包括备份系统在内的整个设备都因故障停机,肯定不是自然或偶然因素所导致。工程师和技师立刻查找故障,很快发现有几根导线断了,而那些导线只有蚂蚁才能接上。于是它们立刻向上级打电话,请求派蚂蚁维修工来,这才发现电话已不通了。它们继续查找故障,发现了更多的断线,而这时,距皇帝命令发信号的时间已经很近了,恐龙们只好自己动手接线,但那些细线它们的粗爪很难接上,五头恐龙心急如焚。虽然电话不通,但它们相信通讯很快就会恢复,在倒计时减到四十四小时时,皇帝一定会出现在那个屏幕上。两年来,在恐龙们的意识中,皇帝的出现如同太阳升起一般成了铁打不动的规律。但今天,太阳虽升起了,皇帝却没有出现,倒计时的时钟数码第一次减到了四十四以下,还在以同样恒定的速度继续减少着。
后来恐龙们知道,不可能再指望蚂蚁了,因为发射机就是它们破坏的。从巨石城逃出来的恐龙开始经过这里,从那些惊魂未定的恐龙那里,遥控站的恐龙们知道了首都的情况,知道了蚂蚁已经用雷粒破坏了恐龙帝国所有的机器,恐龙世界已经陷入瘫痪。
但在遥控站工作的都是尽心尽责的恐龙,它们继续试图接上已断的导线。但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机器中大部分断线所在的地方,恐龙粗大的爪子根本伸不进去,那几根露在外面的断线的线头在它们那粗笨的手指间跳来跳去,就是凑不到一起。
“唉,这些该死的蚂蚁!”恐龙技师揉揉发酸的双眼,骂了一声。
这时,工程师瞪大了双眼,它真的看到了蚂蚁!那是由百只左右的蚂蚁组成的小队伍,正在操作台白色的台面上急速行进,领队的蚂蚁对着恐龙高喊:“喂,我们是来帮你们修机器的!我们是来帮你们接线的!!我们是来……”
恐龙这时没有打开气味语言翻译器,因而也听不到蚂蚁的话,其实就是听到了它们也不会相信,对蚂蚁的仇恨此时占据了它们的整个心灵。恐龙们用它们的爪子在控制台上蚂蚁所在的位置拍着拈着,嘴里咬牙切齿地嘟囔着:“让你们放雷粒!让你们破坏机器……”白色的台面上很快出现了一片小小的污迹,这些蚂蚁都被拈碎了。
“报告执政官,遥控站内的恐龙攻击蚂蚁维修队,把它们消灭在控制台上了!”在距遥控站五十米远的一棵小草下,从遥控站中侥幸逃回来的一只蚂蚁对卡奇卡说。蚂蚁联邦统帅部的大部分成员都在这里。
“执政官,我们必须设法与遥控站的恐龙交流,说明我们的来意!”乔耶说。
“怎么交流?它们不听我们说话,根本就不打开翻译器!”
“能不能打电话试试?”有蚂蚁建议。
“早试过了,恐龙的整个通讯系统已被破坏,与蚂蚁联邦的电话网完全断开,电话根本打不通!”
若列说:“大家应该知道蚂蚁的一项古老的技艺,在蒸汽机时代之前的漫长岁月,先祖用队列排出字来与恐龙交流。”
“目前在这里已集结了多少部队?” “十个陆军师,大约十五万只蚂蚁。”
“这能排出多少个字来呢?”
“这要看字的大小了,为了让恐龙在一定的距离上也能看清,最多也就是十几个字吧。”
“好吧,”卡奇卡想了一下,“就排出以下的字句:我们来帮你们修机器,这台机器能拯救世界。”
“蚂蚁又来了!这次好多耶!”
在遥控站的门前,恐龙士兵们看到有一个蚂蚁方阵正在向这里逼近,方阵约有三四米见方,随着地面的凸凹起伏,像一面在地上飘动的黑色旗帜。
“它们要进攻我们吗?” “不像,这队形好奇怪。”
蚂蚁方阵渐渐近了,一头眼尖的恐龙惊叫起来:“哇,那里面有字耶!!”
另一头恐龙一字一顿地念着:“我、们、来、帮、你、们、修、机、器,这、台、机、器、能、拯、救、世、界。”
“听说在古代蚂蚁就是这样与我们的先祖交谈的,现在亲眼看见了!”有头恐龙赞叹说。
“扯蛋!”少尉一摆触须说,“不要中它们的诡计,去,把热水器中所有的热水都倒到盆里端来。”
恐龙士兵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它们的话太奇怪了,这台机器怎么能拯救世界?”“谁的世界?我们的还是它们的?”“这台机器发出的信号想必是很重要的。”“是啊,要不为什么每天都由皇帝亲自下命令发出呢?”
“白痴!”少尉训斥道,“到现在你们还相信蚂蚁?就因为我们对它们的轻信,它们已经摧毁了帝国!这是地球上最卑鄙最阴险的虫虫,我们决不再上它们的当了!快,去倒热水!”
很快,恐龙士兵们搬出了五大盆热水,五个士兵每人端一盆,一字排开向蚂蚁方阵走去,同时把热水泼向方阵。滚烫的水花在弥漫的蒸汽中飞溅,地上的那行黑色字迹被冲散了,字阵的蚂蚁被烫死大半。
“与恐龙交流已不可能,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强攻遥控站,将其占领后修好机器,我们自己发出解除信号。”卡奇卡看着远处腾起的蒸汽说。
“蚂蚁强攻恐龙的建筑?!”若列像不认识似的看着卡奇卡,“这在军事上简直是发疯!”
“没办法,这本来就是一个疯狂的世界。这个建筑规模不大,且处于孤立状态,短时间内得不到增援,我们集结可能集结的最大力量,是有可能攻下它的!”
“看远处那是些什么?好像是蚂蚁的超级行走车!”
听到哨兵的喊声,少尉举起望远镜,看到远方的荒原上果然有一长排黑色的东西在移动,再细看,那确实是哨兵所说的东西。蚂蚁的交通工具一般都很小,但出于军事方面的特殊需要,它们也造出了一些与它们的身体相比极其巨大的车辆,这就是超级行走车。每辆这样的车约有我们的三轮车大小,这在蚂蚁的眼中无疑是庞然大物,与我们眼中的万吨巨轮一样。超级行走车没有轮子,而是仿照蚂蚁用六条机械腿行走,所以能够快速穿越复杂的地形。每辆超级行走车可以搭载几十万只蚂蚁。
“开枪,打那些车!”少尉命令。恐龙士兵用它们仅有的一挺轻机枪向远处的行走车射击,一排子弹在沙地上激起道道尘柱,走在最前面的那辆车的一条前腿被打断了,一下子翻倒在地,剩下的五条机械腿仍在不停地挥动着。从打开侧盖的车箱里滚出许多黑色的圆球,每一个有我们的足球那么大,那是一团团的蚂蚁!这些黑球滚到地面后很快散开来,就像在水中溶化的咖啡块一样。又有两辆行走车被击中停了下来,穿透车箱的子弹并不能杀死多少蚂蚁,黑色的蚁团纷纷从车箱中滚落到地面。
“唉,要是有门炮就好了!”一名恐龙士兵说。 “是啊,有手榴弹也行啊。”
“火焰喷射器最管用!”
“好了,不要废话了,你们数数有多少辆行走车!”少尉放下望远镜,指着前方说。
“天啊,足有二三百辆啊!”
“我看蚂蚁联邦在冈瓦纳大陆的超级行走车都开到这里了。”
“这就是说,这里集结了上亿只蚂蚁!”少尉说,“可以肯定,蚂蚁要强攻遥控站了!”
“少尉,我们冲过去,捣毁那些虫虫车!”
“不行,我们的机枪和步枪对它们没有多少杀伤力。”
“我们还有发电用的汽油,冲过去烧它们!”
少尉冷静地摇摇头:“那也只能烧掉一部分。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保卫遥控站,下面,听我的安排……”
“执政官,元帅,前方空军观察机报告,恐龙们正在挖壕沟,以遥控站为圆心挖了两圈壕沟。它们正在引来附近一条小河的水灌满外圈壕沟,还搬出了几个大油桶,向内圈的壕沟中倒汽油!”
“立刻发起进攻!”
蚁群开始向遥控站移动,黑压压一片,仿佛是空中的云层在大地上投下的阴影。这景象让遥控站中的恐龙们胆战心惊。
蚁群的前锋到达已经注满水的第一道壕沟边,最前边的蚂蚁没有停留,直接爬进了水中,后面的蚂蚁踏着它们的身体爬进稍靠前些的水中,很快,水面上形成了一层厚厚的黑色浮膜,这浮膜在迅速向水壕的内侧扩展。恐龙士兵们都戴上了密封头盔以防蚂蚁钻进体内,它们在水壕的内侧用铁锹向蚁群撒土,还大盆大盆地泼热水,但这些作用都不大,那层黑色浮膜很快覆盖了整个水面,蚁群踏着浮膜如黑色的洪水般涌了过来,恐龙们只得撤到第二道壕沟之内,并点燃了壕沟中的汽油。一圈熊熊烈火将遥控站围了起来。
蚁群到达火沟后,在沟边堆叠起来,形成了一道蚁坝。蚁坝不断增高,最后高达两米多,在火沟外面形成一堵黑色的墙。接着,蚁坝整体开始向火沟移动,它的表面在火光中蠕动着,仿佛是一条黑色的巨蟒。在烈火的烘烤中,蚁坝的表面冒出了青烟,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焦味,蚁坝表面被烤焦的蚂蚁不停地滚落下去,掉进火沟烧着了,在火沟的外缘形成了一圈奇异的绿火,蚁坝的表面则不断地被一层新蚂蚁代替,整个蚁坝仍坚定地站立在火沟边上。这时,大批蚂蚁从蚁坝的另一侧登上顶端,聚成了一个个黑色的大蚁球,其大小与一小时前从超级行走车上滚下的那些相当,每个蚁球包含了一个师的蚂蚁兵力。这些黑色的球体从蚁坝的顶端滚下去,有一些被大火吞没了,但大部分借着冲力滚过了火沟,到达沟的另一侧。在穿越烈火的过程中,这些蚁球的外层都被烧焦了,但那无数只蚂蚁仍互相紧抓着不放,在蚁球外面形成了一层焦壳,保护了内层的蚂蚁。滚上火沟对岸的蚁球很快达到了上千个,它们外部的焦壳很快裂开,球体溶散成蚁群,黑压压地拥上遥控站的台阶。
守卫遥控站的恐龙士兵们的精神完全崩溃了,它们不顾少尉的阻拦,夺门而出,绕到建筑物后面,沿着正在包围遥控站的蚁群尚未填充的一条通道狂奔而去。
蚁群涌入了遥控站的底层,然后涌上楼梯,进入控制室。同时,蚁群也爬上了建筑的外墙,由窗户进入,一时间这幢建筑的下半截变成了黑色的。
控制室中还有六头恐龙,它们是少尉、工程师、维修技师和三名操作员。它们惊恐地看着蚂蚁从门、窗和所有的缝隙进入这个房间,仿佛整幢建筑被浸在蚂蚁之海中,黑色的海水正在从各处渗进来。它们看看窗外,发现这蚂蚁之海真的存在,目力所及之处,大地都被黑色的蚁群所覆盖,遥控站只是这蚂蚁海洋中的一个孤岛。
蚁群很快淹没了控制室的大部分地板,在控制台前留下了一个空圈,六头恐龙就站在空圈中。工程师赶紧取出翻译器,打开开关时立刻听到了一个声音:“我是蚂蚁联邦的最高执政官,已没有时间向您详细说明一切,您只需要知道,如果遥控站不能在十分钟之内发出信号,地球将被毁灭。”
工程师向四周看看,黑压压的全是蚂蚁,按照翻译器上的方向指示,它看到控制台上有三只蚂蚁,刚才的话就是其中的一只说出的。它对那三只蚂蚁摇摇头:“发射机坏了。”
“我们的技工已经接好了所有的断线,修好了机器,请立即启动机器发信号!”
工程师再次摇头:“没电了。” “你们不是有备用发电机吗?”
“是的,自从外部电力中断后,我们一直用汽油发电机供电,但现在没有油了,汽油都倒进外面的壕沟中烧光了……世界真的会在十分钟后毁灭吗?”
翻译器中传出了卡奇卡的回答:“如果发不出信号,是的!”
卡奇卡看看窗外,发现外面的火已经灭了,这证实了少尉的话,壕沟中也没有剩油了。他转身问若列:“倒计时还剩多长时间?”
若列一直在看着表,他回答说:“还剩五分钟三十秒,执政官。”
乔耶说:“刚刚接到电话,罗拉西亚那边已经失败了,守卫遥控站的恐龙在蚂蚁军队的进攻中炸毁了遥控站,对‘明月’的解除信号已不可能发出,五分钟后它将引爆。”
若列平静地说:“‘海神’也一样,执政官,一切都完了。”
恐龙们并没有听明白这三位蚂蚁联邦的最高领导者在说什么,工程师说:“我们可以到附近去找汽油,距这里五公里有一个村庄,快的话,二十分钟就能回来。”
卡奇卡无力地挥了挥触须:“去吧,你们都去吧,想去哪就去哪儿。”
六头恐龙鱼贯而出,工程师在门口停下脚步,问了刚才少尉问的同一个问题:“几分钟后地球真的会毁灭吗?”
蚂蚁联邦的最高执政官对它做出了一个类似微笑的表情:“工程师,什么东西都有毁灭的一天。”
“呵,我第一次听蚂蚁说出这么有哲学意味的话。”工程师说,转身走去。
卡奇卡再次走到控制台的边缘,对地板上黑压压一片的蚂蚁军队说:“迅速向全军将士传我的话:遥控站附近的部队立刻到这幢建筑的地下室隐蔽,远处的部队就地寻找缝隙和孔洞藏身,蚂蚁联邦政府最后告诉全体公民的话是:世界末日到了,大家各自保重吧。”
“执政官,元帅,我们一起去地下室吧!”乔耶说。
“不,您快去吧,博士。我们已犯了文明史上最大的错误,没有资格再活下去了。”
“是的,博士,”若列说,“虽然不太可能,还是希望您能把文明的火种保存下去。”
乔耶同卡奇卡和若列分别碰了碰触须,这是蚂蚁世界的最高礼仪,然后它转身混入了控制室中正在快速离去的蚁群。
蚂蚁军队离开后,控制室内一片宁静,卡奇卡向窗子爬去,若列跟着它。两只蚂蚁爬到窗前时,正好看到了一幅奇景:此时是夜色将尽的凌晨,天空中有一轮残月。突然,月牙的方向在瞬间转动了一个角度,同时亮度急剧增强,直到那银光变得电弧般刺目,把大地上的一切,包括正在疏散的蚁群,都照得毫发毕现。
“怎么回事?太阳的亮度增强了吗?”若列好奇地问。
“不,元帅,是又出现了一个新太阳,月球在反射着它的光芒,那个太阳在罗拉西亚出现,正在把那个大陆烧焦。”
“冈瓦纳的太阳也该出现了。” “这不是吗,来了。”
更强的光芒从西方射来,很快淹没了一切。在被高温汽化之前,两只蚂蚁看到有一轮雪亮的太阳从西方的地平线上迅速升起,那太阳的体积急剧膨胀,最后占据了半个天空,大地上的一切在瞬间燃烧起来。反物质湮灭的海岸距这里有上千公里,冲击波要几十分钟后才能到达,但在这之前,一切都早已在烈火中结束了。
这是白垩纪的最后一天。

野外的山坡上住着一群蚂蚁,每天早出晚归的辛勤劳作。
咦!这里有一只受伤的知了,大家快过来看呀!一只蚂蚁把发现的情况告诉给其它蚂蚁。
快!快去找族长。一只年长的蚂蚁吩咐着它身边的跟班。然后又对知了安慰说:我们族长来了,会想办法救你的。
知了奇怪地问:你们会就我啊?
会的,尽最大的努力年长的蚂蚁边回答边露出了对知了崇敬的话,说:我们很羡慕你,能像天使一样在空中飞,那样子真酷啊!
知了刚开始有些感动,可本来就有点虚荣的它又被蚂蚁这么一说,怎么能不自吹自擂一番,而且还得等族长和其它蚂蚁一起来了才讲呢!
过了一会所有蚂蚁都来了,知了忍着伤痛很费力的讲:我们知了能飞上蓝天脚下踩着云朵,而我自己还曾站在彩虹之巅呢!在微风中看着无限风光。可现在伤的太重了,不能······不能······撑着一口气还没讲完就在微笑中睡着了。
蚂蚁听后都羡慕不已,全都梦想站在彩虹之巅看无限风光。后来族长以及其他蚂蚁对仰慕、敬重、崇拜的知了行了大礼。
真了不起!知了真有能耐!居然能飞那么高!族长赞叹一句接着一句。
唉!我们蚂蚁应该有梦想,飞上蓝天的怀抱那年长蚂蚁的话打断了众蚂蚁因羡慕而沉默的。
对呀!族长认同着。但又皱起眉头说:怎么才能飞起来站在高处呢?
有的说制做一双翅膀,有的说打造一架高的梯子,还有的说能有一双弹簧鞋一跳就飞起来了,而一只年幼的蚂蚁却说:那是办不到的。
年长的蚂蚁瞟了幼蚂蚁一眼,不在意的问大家:谁有办法?
咱去找其它知了学本领族长捋了捋胡须高兴的说。
从此刻起山坡上这群蚂蚁简单收拾行李浩浩荡荡离开家,出发去找知了。
要下雨了,快下雨了。蜜蜂看到蚂蚁排着长队,以为天气要变,就紧急通知。
不会吧!不像,不可能有些学问的知了觉得。
于是它决定去找蚂蚁问个究竟,并且从蜜蜂那得知蚂蚁的行踪。
呀!咦!在这里它们惊喜的互相找到在一起。
蚂蚁把遇到受伤知了的经过说了一变并表明它们想跟知了学飞翔的诚意。
向我学飞翔?知了这才明白不是天气要变而是蚂蚁们排队去学本领。
嗯!知了本来想说实话。”哎!但又怕影响了知了的伟大形象,碍于面子随口答应着:好吧!好吧!
我教你们飞吧!知了说着。
嗡!嗡!知了做了示范。不巧,却招来一只麻雀把它锁定为一顿美餐。
知了慌忙而逃,而地上的蚂蚁学生们担忧知了老师,又怕听不清于是齐声高喊:知了老师展翅高飞啊!老师快跑啊!
可知了努力向上挥舞双翅,只飞小树那么高。最后知了在羞愧中进了麻雀嘴里。
怎么可能这样啊!蚂蚁族长说。
就飞小树那么高呀!离云端差远了。年长蚂蚁说道。
知了就这么点本领幼年蚂蚁嚷嚷着。
从此蚂蚁又返回了自己家乡不再学习飞翔了,应为它们明白站在云端的梦,是连会飞的知了都办不到的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情感专区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